会客室周末架势堂 创客实践家 乐当机器人博士

两股热潮宛如形成一股暖流,流过人们的心田,为未来带来清亮的希望。这一天,中国上海智位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(DFRobot)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琛应邀前来吉隆坡,参与由专艺学院(The One Academy)主办的2016 Polycan国际数码媒体艺术节,于是邀他做客此栏目,与我们分享他寻梦的心路历程,也聊机器人与创客的现在与未来。


尽管人类一直为机器人多加一些情感,但它们跳脱不了予人冰冷的既定印象,而眼前这位擅长跟机器人打交道的叶琛博士却不太冷,对着摄影镜头拍起照片来的动作还挺活泼,像极了他那活跃地跳跃着的思维。
他所以走上机器人研发这条路,源自小时候就具有的创客精神,“平时爱天马行空,想很多东西!”依他个人的诠释,“创客”精神重在乐于分享、善于学习,具备创新精神,并且懂得把想法实现出来。
所以,创客不是流于一般幻想的空想家,而是会采取行动的实践家。而叶琛,正是符合了这些特质与条件的一个人。
他于1979年在中国浙江出生,大学时唸的专业是机器人,毕业后负笈英国留学,于2003年创建了在线的机器人社区,开始他的创客生涯。多年后的今天,有媒体认为,这股由下而上的潮流趋势,终将成为启动未来创新的重要角色。
2007年在英国诺丁汉大学(University of Nottingham)取得机械人工程学博士学位,随后,担任机器人研究所(Robotics Institute)研究员,并参与了一系列欧盟重大项目的研发和管理。
2008年发起了开源硬件项目“HCR”,创建一个可扩展的机器人机械、硬件平台,使得广大机器人爱好者有个学习环境,翌年,回到中国在上海创办上海智位机器人有限公司,英文名为“DFRobot”,意即“Dream Factory of Robot”(机器人的梦工厂)!
他曾参与研发移动机器人、桌面式机器人等项目,是人们口中名副其实的“机器人博士”!
童年什么都拆,样样钻研
这位“机器人博士”在早年就发挥了他与生俱来的拆掉与组合天份!叶琛尚记得,在小学三年级时,他从卷轴动画中延伸出来的独有发想,利用从录音机分拆出来的电机,还有手电筒里的灯泡、电池结合自画的连贯动画,自行发明了一台与电视雷同的机件。这就是他的童年游戏!
对于同龄伙伴们热爱的童玩,例如:纸牌、弹珠等,他一点都不感兴趣;比起户外游戏,他也比较喜欢待在家里,“按现在的话语,我就是个宅男吧!”他发出轻微笑声,如此形容从前的自己。
在电子方面的启蒙,父亲可说是功不可没了!当他年纪还小的时候,常细心观察儿子平日喜好的父亲,不仅送了他一本名为《少年电子制作100例》的书籍,“书里头记载了如门铃、收音机、警报灯等的电子范例。”同时,还给他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工具。
父亲的这个小举动,意外地为他开启一个意想不到的兴趣,打开一座深不可测的前方,“家里能拆的东西都被拆过,除了电冰箱,我拆不动。”除了父亲这个内因,外因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在10岁以前,美国导演兼编剧乔治卢卡斯(George Lucas)执导的科幻电影《星球大战》(Star Wars)无意间闯进了他的小小世界,电影里头的激光剑、宇宙飞船、自动的机器人等新奇物件,震撼了他的童心,引发一场一发不可收拾的想象!
“人们未来可能就是生活在这么一个场景当中,我们可能需要这些东西吧!”他在内心深处是这么想着的。
他极想跟大伙儿沟通与交流自己的这些千奇百怪的异想,但碍于“宅男”生活模式,使得他大部分时候是乖乖地在家里度过一个人的“发明家”生活,“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做玩具了!”当他把这些自创的玩意儿拿到学校当课业呈上给老师时,从后者口里得到的赞扬,让他建立了一定的自信心。
初接触,感觉机器人很笨
“基本上,《星球大战》给了我感觉,并且觉得这应该就是自己想要的吧!”于是乎,每天放学后,叶琛就待在住所楼下一家修理收音机跟电视机的店铺,“看人家怎么做东西。”在那个当下,这是唯一能让他定下心并沉着去做的一件事,“画画啊、毛笔字啊……这些统统都做不好。”
这一路走来,每一个落脚都是且看且发现、且行且积累!随后的日子里,初中沉迷于一堆的模型车里头,高中拥有了第一台桌面计算机,他一如既往在每一个拆与装的过程中发现,程序其实并不难,倒是机械却是最难的。
于是,他下定决心报读上海交通大学的机械自动化科系,以一解心中之谜。直至那一年,日本索尼(Sony)公司发售了全球首款家用机器人“AIBO”第一代之后,他更加确立了自己的志向,“这是我想做的!”
他继续深造并报读上海交大的机器人研究所,“当时是全国唯一三所有此学科的大学。”从那一刻开始,他才从碎片化学习正式踏入机器人知识系统化的学习。
在正式获得机会接触机器人之后,他觉得:“机器人很笨!”正因为如此,他认为自己有机会让它们变得更聪明、更灵巧,“这说明此学课属于早期,我们可以有很大的发挥空间。”
他忆起,在那个年代的机器人就只能进行重复的动作,“拿东西后把它放过来,有的只是纯粹的移动而完全没有智能,只能算是机动。”
叶琛从英国回到中国后成立的“DFRobot”,名副其实乃机器人梦工厂。
2
叶琛从英国回到中国后成立“DFRobot”,名副其实乃机器人造梦工厂
智能:你感受不到它存在
叶琛在大学时期正式接触机器人后,他发现机器人很笨,正因为如此,他认为自己有机会让它们变得更聪明,从此,让他义无反顾走向机器人研发之路。
在英国留学的七年里,叶琛有如海绵吸收水分一样,疯狂吸收机器人世界的知识,最能学以致用的一点是方法论,“我知道了一种思维的方法,怎样从事物的表象找到它的本质。”这套研究与逻辑规则的发现,使他在诺丁汉大学的学习更加如鱼得水。
别人至少以四年时间修读的机械人工程学博士学位,他仅仅花三年就告完成,归功于自己的运气特别好,“这个行业当中没有过多的研究,因此,很容易发现突破。”
另一方面,他对深层知识与学问的追求,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,他透露,除了睡觉以外,其他时间里,他的脑子都用来想机器人的原理与算法,“甚至有一次,想着想着、走着走着,就这样整个人撞到前方的树干。”这就是达到了一种全神贯注的状态,以致于忽略了身边的很多事情。
“有一次,有个问题想了整整一个月,突然间,有个晚上做梦便梦到了答案!”这也就是所谓的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,“那一个梦醒时分,正是英国的早晨五点钟,感觉很兴奋,马上从宿舍的床跳起来,并冲到实验室开始写流程,一直写到大约九点钟。”
这海外求学生涯,他至少知道了这个领域里最聪明的机器人长成什么样子,并且要用什么方法来使它更聪明,却也因为深度学习与了解以后,他反而了产生一丝悲哀,“这个产业还处于早期阶段,我们现在还很难打造非常聪明的机器人,哪怕最近的AI技术发展得很快,但离我们想要的机器人还有很长很远的路。”
那么,很好奇“机器人博士”理想中的机器人是怎样的呢?“你感受不到它是一个机器人。”这岂不是很可怕吗?“不是啊!我指的不是它外形像人,而是它所做的东西符合你的喜好,自动帮你做事,最好的智能是:你感受不到它的存在。”
知道你的需求,自动为你服务
叶琛以自动控制的灯作为例子,只要用户踏进去后,灯光就自动亮起来,走开会自动关灯,这是一种智能体现,“好比说,现在你在晚上如厕的时候必须摸黑开灯,所以,机器人要知道你什么时候起来上洗手间,而不是随便的翻身。然后,再自动替你做你本来应该做的事情。”
这是目前机器人可以做得到的模式识别(Pattern Recognition),“它可以采集你日常的生活习惯,再依据时间与空间的判断,并通过你过去的习惯,把这些数据综合起来后进行分析,判断出你的意图是起床上洗手间,还是正常的翻动、翻身?”
他指出,这些都需要由机器人与人相处之后,自动学习、适应并取得的相关讯息,而并非通过事先设定的程序,进行重复的机械劳动,“届时,你就感受不到它的存在,这样的机器人才算是拥有了足够智能。”目前,技术上已经达到了这个最为简单的目标,不过,仍未有这样的产品被生产出来。
机器人,超越人类…
至于当今世上最聪明的机器人,他说道:“从软件部分(人工智能)而言,目前,我们很难判断一个机器人到底在哪个方面聪不聪明,原因是一台机器人的聪明,仍处于单一化的。”他解释,有的机器人可以识别情绪波动(开心与难过),有的机器人则能识别语音的准确性,“迄今,仍未有智能把这些全结合在一个机器人身上。”
若是从深度推理来说,他指出,谷歌(Google)旗下DeepMind公司团队开发的阿尔法围棋(AlphaGo)是最先进的,这款围棋人工智能程序堪称代表作,在今年三月备受全球瞩目的“人机大战”之中,阿尔法围棋以五局三胜击败了人类,他说道:“人类一直认为,围棋是一个无法逾越的智慧高山。”
然而,从1997年IBM超级计算机“深蓝”(Deep Blue)与俄罗斯国际象棋棋王卡斯帕罗夫( Garry Kasparov)的多场对奕,最后是两胜一负三和胜出,到今年的阿尔法围棋,“在这个方面,人类已经完全被机器人超越了。”
当人类发明了机器人,却被机器人超越了人类,人类会不会反被机器人控制?作为探索机器人无限可能性的“机器人博士”,抱持怎样的心态去应对?叶琛创立的“机器人的梦工厂”正在做些什么?他平常生活里是否都布满自创的机器人吗?哪部科幻电影最能代表他“想象中的世界”呢?
好多好多问题,下期《架势堂》继续有叶琛为大家说出答案。

Copyright © 2017 Zhiwei Robotics Corp. All rights reserved.